揭開穗花棋盤腳神秘面紗(三)

 

第二春

 

今年穗花棋盤腳的「第二春」結束得較早 十月初就劃下句點 這一朵該算是百年國慶前的最後風采和身影了

 

(左邊)是飛利浦97日早上549分攝 (右邊)是早上541分攝 

 

      相信穗花棋盤腳也有「第二春」嗎?千真萬確!這奇特的花兒還真是有「第二春」呢!檢查外牒裡的圖檔,去年穗花的花期似乎特別長,打從六月下旬,就結出串串盈實飽滿的絳紅色小花苞來,七月初揭開「第一春」的序曲,九月初又展開「第二春」的喜訊,直到十月底,我還拍到剛冒出頭圓敦敦的幼嫩花苞呢!

也只有這慢半拍才開的兩串脫線穗花 才讓我們偶而在早上七、八點鐘時 還能看到她迎風招展的絕美風華啊

 

        今年大概天氣太熱了,七月中旬到下旬是花開得最燦爛的時期,此為「第一春」上一篇「我的夜晚比白天還美麗」就是在七月下旬時拍的。待花兒都落盡後,八月底又悄悄拉開「第二春」的序幕,當我又拍到那豐滿的長串花苞時真是喜不自勝!

 

一樹穗花像煙火也像燈籠(飛利浦攝)

 

     「第二春」的穗狀花序,是緊接著「第一春」剛落完的花莖下繼續延伸而出的。九九重陽當晚,第二次到公園夜訪穗花棋盤腳,這回我預估必有好幾串花苞會同時盛開,因此央求剛回台北忙到十點半才回家的永松,務必要陪我到公園裡去走一趟,以償我「一窺究竟」及識得廬山真面目的宿願(其實九月六日七日兩晚的花開得最燦爛,但永松不在台北,半夜裡我也不敢一個人去公園拍)!

 

(飛利浦攝)從花序下往上拍

       由於花兒盛開的樹離路燈太遠,暗夜裡非得用閃光燈不可,且黑暗中鏡頭也對不精準,只有在閃光燈閃亮的那一剎那,我才看清楚鏡頭裡的畫面是什麼,因此常常花都拍到鏡頭外去了。最糟的是:才不過半小時光景永松就直催著要回去,害我心慌意亂的只有胡拍猛照的隨便按鍵,覺得真是拍不過癮呢!好在甘蔗林菲利浦兩位笑友,在七號八號清晨五點多時,用他們的專業相機捕捉了一些美麗精彩的畫面,並慷慨大方的支應我PO在部落格上和大家分享,在此一併感謝!

 

 

(飛利浦攝)

 

 

碧湖穗花只有粉紅和白色兩種(飛利浦攝)

 



 

 





圓團團的像粉撲


(飛利浦攝)



甘蔗林攝
 

甘蔗林 穗花玩月 系列作品



像夜空裡的兩盞小燈籠(飛利浦攝)

 


(左 飛利浦攝)一夜無聲的喧鬧換得的是隔日萬般的寂寥

平平一般高偏就是有的已經謝幕有的才剛要豋場
 
 

隔日看雌蕊的彎曲度  便知道花是剛落還是落很久了

 


花落得越乾淨盪起鞦韆來也更輕鬆俐落


雄蕊落下後更方便蜜蜂來吸食花蜜



(左)第二春的花序是從第一春花序尾端再延伸出來的(右)這怕是碧湖今年最牛的穗花了都快被曬成米粉乾了還杵在那不甘願落下呢

 

果實有如古時下棋時置於棋盤下方四個腳的形狀故以棋盤腳名之

 


拍了那麼多照片,能集盛開的花朵、花苞、落花後的雌蕊跟花萼以及果實棋盤腳於一張的還真是少見呢!





  



全站熱搜

蘭花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