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以鐘的嘀答示現其靜


並伴我入眠


清晨的陽光則以通透的明亮


掀開我的紋帳和被褥


起身坐立前


骨折受傷的右脚


自力救濟的扭动著指頭


做它習慣性的反射運动


想証明自己已然甦醒和依然存在


強迫映入眼簾的


則是對面衣櫥上


懸掛著三幅四開大的書法


這是近日老師托同學帶來的手稿


日復一日用其靈動的筆法


搔首弄姿的誘惑著我的眼睛


要快快復原站立起來啊


這樣才能像往昔一樣


再次縱橫自如


並痛快淋漓的大肆揮毫一番






 

    全站熱搜

    蘭花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