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生成就獎


                      

成就獎,是表彰長年致力於陶瓷藝術,並在陶藝創作之教育、研究、發明、創造、美學、藝術性等方面取得卓越成就,為臺灣陶藝發展作出寶貴貢献者。本屆成就獎得主孫超先生(1929),以獨樹一格的上釉技巧,把陶當畫布,將火的留痕表現在釉面與坯體上,創造獨特的美學意境,更將陶瓷所涵括的技巧與藝術推展到一個新高點。在他的創作中,釉不再只是装飾性角色,反而成為繪畫性藝術表現的重要媒材。





我心依然(局部)




掠過風景



他認為:「藝術的傳承,並非僅及於知識的累積與傳遞,而是應該在打破傳统中進行。」,這種勇於創新、超越自我的精神,使得他的陶瓷藝術成就備受國際推崇,经常受邀於國內外各大博物舘展出,作品並獲典藏。


孫先生對藝術追尋的毅力與堅持,令人景仰,並為臺灣現代化陶藝開拓出一番新局。至今仍堅持著「在有限的人生中,用有限的生命,追求現在能够呈現出來」的信念,持續在窯火中創造。





                                                 創作歷程




                                         藝術的啟蒙與陶瓷的探索:




一九四九年孫超隨軍隊來到臺灣,在軍中藉閱讀書籍和畫素描,來排解這段苦悶的日子,內心也一直保持著求知的欲望。一九六五年以36歲高齡,進入國立臺灣藝術專科學校美術科。主修雕塑,成為校園裡最老的學生。寒暑假時间,則以畫國畫的方式賺取學費,所以藝專三年,是在雕塑與繪畫中度過。在顛沛流離中成長;在困頓軍旅中磨練;在國立藝專中苦學。所學之雕塑、繪畫,皆為其日後藝術和技術的源頭,最後切入釉药與黏土的應用中,並豁然貫通。這段藝術的啟蒙教育,奠定了他未來永續創作的基礎。




一九六九年進入國立故宮博物院工作。孫超開始研究中國古代釉藥


與陶瓷成形的技術。這段時間除了研究黑陶、彩陶、唐三彩、宋代陶瓷系列等釉色配方,對於陶土性質的探索,則是另一研究重點。此也累積了他日後陶藝創作的能量。




綜觀孫超陶瓷創作,主要可分為光澤燦爛的結晶釉及抒情抽象的瓷板畫两個階段。結晶釉為多年釉药研究的成果展現。瓷板畫系列則是表現不斷求新、提升藝術境界的精神。如此孜孜不倦,為他畢生的陶瓷之路;與台灣的現代陶藝創造出令人讚嘆的藝術成就。






                                     令人讚嘆的結晶釉(1981-1990)




                                                     春天的意思(局部)



繁花翡翠



結晶釉原本是一种不經意的釉色表現,為了能成功掌控並有所成果。在1981年【中日現代陶藝家作品展】上,孫超展現臺灣第一件結晶釉作品,頓時驚艶全場!這件結晶釉作品,為臺灣與他自己爭得了一席之地,並受到日本陶藝評論家吉田耕三的激賞,甚至跨海推薦力邀参加日本陶藝展覽。中日現代陶藝展之後,孫超持續研究結晶釉,並開發更多樣的藝術表現效果。此時期的作品造形以杯、盤、瓶、罐為主。上釉方式主要分為單一釉層與多層次上釉。單一層是先在坯體上薄薄打一層底釉再上釉。學者鄒純強形容窯燒後的作品,晶體如火中繁花;花瓣脈胳細緻而豐富;釉色光澤燦爛清新艶麗,表現出繽紛的晶花之美。代表作品如:<藍夜><晚星>。多層次上釉則是以噴、灑、淋在坯體上多次上釉的手法,使得釉的乾濕、厚薄產生交互相浸,呈現出【動靜之間、色形之間、晶質與非晶質之間、釉的渲染與流盪之間】,充分表現出東方與西方交融的意境。代表作品如:<山雨欲來><星晨向晚>






                                      再創高峯的瓷板畫(1991-2001)





潭影(局部)

瓷板畫的出現為孫超再創另一個藝術的高峯。結晶釉瓷板畫引人入勝的地方,是質感豐富;層次分明;遠可觀其勢;近可觀其質。微觀每一朶小小的結晶,更可以發現另一個微妙的世界。孫超的瓷板畫除了胎育了動人的情感,更有強烈的動感跟十足的張力,給人無限的遐想與震撼。





星河三联幅之左



一九九o年法國之行,孫超深受Frantisek  Kupka繪畫風格变遷的影响,在揮灑釉药時,展現出形與色的解放。大胆運用形色相互間的交襯,表現奔放韻律與靈動的氣質,再搭配結晶釉的演變,創造出另一種釉彩畫風格。<巴黎歸來系列>作品,是運用釉彩畫的渲染技法,強烈表現出空間的流動與情感;美國伊佛森美術舘典藏的两件作品:<多情詠黃昏>、<>,則是這一時期多層次上釉與釉色自由揮灑的最佳代表。此後,孫超作品逐漸擺脫了立體瓶罐類的造形,而以大盤和瓷板等大面積的釉彩繪畫為主,上釉手法多元、技巧運用自如、畫面追求詩意,表現多樣的點、線、面、空間变化與釉色,創作主題,則以表現大自然的奧祕境界為主。在瓷板的尺寸上也日益擴大。一九九六年,更創作出全臺灣最大的瓷板畫<天啟>(67O×138cm) 氣勢磅礴。




除了持續創作外,孫超也將大部分心力,投注在釉药技術的研究上。二○○一年,出版了<窯火中的創造>一書,將三十多年來陶瓷藝術的研究成果公開,以供後來者研究参考。誠如他所言,藝術的發展要繼往開來,公開所有的釉药研究,是要後學者有所遵循,而能將陶瓷藝術推向更高的境界,展現陶瓷獨特藝術的力量。



全站熱搜

蘭花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